销售是平时的两倍

2018-09-10 08:44

业内人士:每年3月是北京奢侈品店才享有的特殊旺季。每年的这个时候,销售是平时的两倍,一些奢侈品会售罄。销售员称,顾客们不喜欢那些标志过于醒目的商品,他们绝大多数都痴迷昂贵的手表。(3月11日《经济观察报》)

“逢节必堵”由来已久,“月饼政治”更是古已有之。而“奢侈品特殊旺季”,很显然是近若干年才形成气候的。从“逢节必堵”到“奢侈品特殊旺季”,档次是不管提升的,规模是不断集中的。或许可以说,后者是前者的“升级版”和“进化版”。而最微妙的一点是,“奢侈品特殊旺季”的制造者和推动者,他们原本担负着什么样的使命呢?他们是以什么身份和理由云集京华的呢?真该反思一下了。最起码,纳税人花了那么多钱,不是让某些人去北京参加“购物节”的,更不是让他们去“礼尚往来”的。

世界奢侈品大牌的销售旺季通常在圣诞节到春节,为什么北京奢侈品店的销售旺季却是每年3月?这背后藏着什么有趣的“小秘密”?到底是哪些人制造了这每年一次的奢侈品抢购潮?相信稍有常识者都会会心一笑,怀着复杂的心情品味着媒体隐晦而生动的描述——某被派驻到北京的奢侈品销售人员说:“当我第一次来到中国时,我被弄糊涂了,因为我总是看到两个家伙一起来购物”,“但后来我发现,其中一个总是购物,而另外一个总是买单”;无论买家是什么身份,他们都有一个帮助购买商品的中间人。随同人员、家属、友人等等,很有可能是代付的私人企业主;在新光天地,一行人一起出现的频率特别高,外地口音,打扮不入时,但买得多……

逢年过节,特别是每年的中秋节,大堵车都会毫无悬念地在中国各地上演。2010年9月18日《新京报》报道说:17日,北京所有环线道路、主要大街、进出京联络线、交通枢纽等出现不同程度的拥堵。市区晚高峰拥堵路段峰值超140条,已经超过年初因大雪造成90余条拥堵路段峰值的纪录。而来自同日《大河报》的消息显示:就像每年的季节病一样,17日,郑州一场市区大堵车“如期来临”。对于北京的堵车,交管部门洋洋洒洒列出了六方面的原因,基本上都属于是“客观因素”,并未提到外地车辆进京“跑部钱进”的问题,只是很含蓄地暗示了一下下:“进出京路段、交通枢纽及繁华商业街区交通压力凸显”。河南人比较实在,新闻的副标题一针见血:呼吁有关部门节前更要紧盯“送礼车”。恐怕这才是问题的根本。

“奢侈品特殊旺季”的火爆,让我想到了另一个中国独有的奇景——逢节必堵。洪振快在《亚财政:非正式财政与中国历史弈局》一书中写道:“中秋节送月饼大概不止是中国人的习俗,但送月饼导致堵车却可能是中国独有的现象。送月饼只是送礼的一种表现形式,它送的大概也不止是月饼。对于中国人来说,送礼与其说是一种习俗,不如说是一种政治,这里面有许多学问,也有许多有意思的故事。”

在奢侈品消费中,礼品馈赠需求是一项重要组成部分,这是中国奢侈品市场不同于欧美日韩的一个显著特征。每年3月“冠盖满京华”,“奢侈品特殊旺季”当然应运而生。前几天,有细心的网友将媒体上一些与奢侈品有关的照片收集在了一起,腰带哥、名包姐……一个比一个雍容华贵,一个比一个“贵气十足”,看得人眼热心跳。有人更是赋诗云:昔王公贵族,略显老土;青楼名妓,稍逊风骚;露背旗袍,香奈儿包,爱马仕皮带缠腰,真微妙!而某领袖后人手拎普通纸袋子的镜头同时被广泛传播,有人称两者为“鲜明的对比”。萧瑟春风今又是,换了人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