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正确认识媒介、使用媒介、对待媒介信息

2019-04-20 15:49

1.对于学校而言,首先,健全媒介素养课程体系,从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,都要积极开设媒介素养课程。该课程不能仅停留在对媒介进行技术层面的讲解,而要广泛介绍媒介理论,普及媒介知识,同时教授新媒体的使用方法,使广大学生认识媒介,了解媒介,会使用媒介。其次,利用校园活动,积极推进媒介素养教育,使同学们在活动中自己教育自己,这样还可以达到更好的教育效果。最后,还要加强相关师资力量的建设,只有师资充分,才能保障这一课程体系长久健全地开展下去。2.对于家庭而言,家长也要自觉学习媒介相关知识。家长是孩子最好的老师,通过言传身教,帮助孩子建立正确健康的媒介观。如果每位家长都能正确认识媒介,并会正确使用新媒体,相信沉溺于网络的孩子会大大减少。所以,家庭教育是媒介素养教育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。3.对于社会而言,国家要加大对网络不良信息的惩治力度,并利用技术手段净化网络,创建洁净的网络环境。同时,利用网络信息平台,对广大民众普及媒介知识,进行媒介素养教育。只有全体公民的媒介素养得到提升,我们才能有一个好的媒介环境,建立健康的媒介生态,从而营造出文明的公共空间。总之,媒介素养教育的核心在于对媒介的批判精神和质疑精神的培养,只有用辩证的思维正确认识媒介、理解媒介,才能真正提高媒介素养。在日益复杂的媒介环境中,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,不被谣言所欺骗,也不被时代所抛弃。

关于媒介素养的研究最早开始于英国。在“张冠文和于健的《浅论媒介素养教育》中把媒介素养的提出追溯到英国学者欧奥尔特曼和马切默斯在1933年提出的‘文化素养’的概念。‘媒介素养就是指人们正确地判断和估价媒介信息的意义和作用,有效地创造和传播信息的素养’,他们还指出:‘随着计算机及其互联网络的普及,人们又提出了计算机素养、信息素养和网络素养。信息时代的媒介素养不仅包括判断信息的能力,还包括有效地创造和传播信息的能力’”[2]。美国媒体素养研究中心对媒介素养的定义是:人们面对媒体各种信息时的选择能力、理解能力、质疑能力、评估能力、创造能力和生产能力以及思维的反应能力[3]。从上述文字对媒介素养的界定,我们可以总结出,媒介素养主要指传播受众在面对媒介/媒体信息时,所应具备的判断、选择、理解能力,以及由此生发出的生产信息、创造信息的能力。这一定义无疑是具有一定局限性的,对“媒介”本身的认识被排除在了对“媒介素养”的理解之外。其实恰恰相反,要想正确理解媒介信息,应首先认识媒介,包括了解媒介的特性、认识媒介的规律、了解媒介文化、清楚不同媒介信息所产生的社会效果、不同的媒介对人所产生的效果、更要明晰媒介世界是一个非客观世界,对媒介世界所呈现的东西要有质疑精神。媒介对我们的认识论是有深刻影响的,不同的媒介/媒体总是竭力为我们创造出一个真实的世界,但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,这个世界不是真实的世界,而是媒介想要我们相信的世界。媒介表述的是一种话语,而每一话语背后都有一种权力。在电视新闻中,对同一事件不同国家或不同媒体的不同报道,正是体现了不同权力之间的博弈,由于他们的利益诉求不同,因而他们的话语表述才会不同。所以,媒介素养首先应该包含对媒介的认识能力,在此基础之上才能对媒介信息作出正确的判断和理解。理清了媒介素养的含义,那么媒介素养教育的内涵也就显而易见了。媒介素养教育首先要培养人们认识媒介、理解媒介的能力;其次,正确理解媒介信息,并积极创造信息、传播信息,使媒介为我所用,利用媒介使自己不断成长和进步。

摘要:在媒介使用泛化的今天,媒介素养成为日益凸显的问题。如何正确认识媒介、使用媒介、理性对待媒介信息、有效提高媒介素养,成为大家思考的重要话题。毫无疑问,存疑精神的培养是提高媒介素养的关键。

[1]李勇,李姣.“媒介”考辨[j].淮阴师范学院学报(哲学社会科学版),2011(5):669-671.

“媒介”对我们而言并不是一个现代才出现的词语,早在魏晋时期,杜预对《左传桓公三年》中“慧於赢,成昏於齐”的注解中就写到“公不由媒介,自与齐侯会而成昏,非礼也”。在《华阳国志先贤士女总赞(中)》写“广汉士女”中提到:“和(王和)养孤守义,蜀郡何玉因媒介求之。”这两段文字中的“媒介”都指“媒人”。而在《旧唐书张行成传》记载唐太宗说:“观古今用人,必因媒介,若‘行成’者,朕自举之,无先容也。”在这里,“媒介”指推举人、介绍人。在古代文献中,诸如此类使用“媒介”的记载还有很多,但总而言之,在中国古典文化中,“媒介”主要指与人有关的、人与人之间建构社会关系和传播信息的中介。这与我们现在对“媒介”的狭义理解是一致的。媒介指信息中介,也即“传播媒介”,此内涵的媒介主要有三种形态:(一)作为传播工具的人;(二)作为传播工具的物;(三)技术性传播工具[1]。而广义的“媒介”则可按照《辞海》中的解释理解为“使双方发生关系的人或事物”,这其中的“关系”是非常广泛的,包括现实生活中可能存在的一切关系,比如实践关系、经济关系、法律关系、化学关系等。由此可知,作为中介的媒介也是非常广泛的,几乎所有人或事物在一定条件下都可成为媒介。也正是在此意义上,麦克卢汉提出媒介是“人的延伸”。作为技术性传播工具的媒介,诸如报纸、电视、广播、手机、网络等是我们通常认知中的“媒介”,而我们今天所要讨论的媒介素养问题,也主要基于对第三种形态的媒介的研究。对于技术性的传播工具,我们一般会采取信任态度。因为它所展示的信息是我们亲眼看到、亲耳听到,甚至是亲身经历过的,而这却是对媒介缺乏足够的认识,才会有如此的“信任”。媒介是对人眼睛和心灵所见所想的一种表述。“发现”“看到”都需要借助媒介来表达,媒介只是表述的工具和承受的载体,所有的表述和呈现都创造了一个新的世界。通过说,人们创造了对世界的诉说,而人的诉说和客观世界是不一致的,是对世界的重新描绘,是这个世界的模本,诉说中的真实是一个再造的真实,媒介的本质是在重述过程中再造了一个世界。任何媒体都是如此。而所谓的“有图有真相”,也是在用看起来更加真实的图像来建构世界,和真实客观的世界是无法等同的。比如,在《人与自然》纪录片中,我们看到了非洲广袤的大草原、奔腾的兽群、瑰丽的景色;在《走进非洲》的纪录片中,我们又会看到骨瘦如柴的非洲儿童,以泥饼充饥的非洲民众。哪个才是真实的非洲呢?两个都是,两个又都不是。电视呈现的是图像世界,图像世界和现实世界看似等同,其实不同。媒介所建构的都是主观世界,但都是以对客观的再现和模仿为基础。由此可以看出,你所看到的,是媒介呈现给你的、想让你看到的,而真相是什么,我们似乎永远无法得知。

当今世界,媒介充斥着生活的方方面面,广播、电视等传统媒介日渐式微,而手机、网络等新媒介已融入人们的生活。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,早已突破传统接打电话的社交功能,你所能想到的一切生活之必需似乎都可以在手机上完成。“出门可以什么都不拿,但不能不拿手机”已经成为人们的共识。正是由于手机等新媒介对人们的生活有如此重要的作用,它必然对人们的精神产生巨大影响,甚至影响我们判断是非,理解世界。基于新媒介传播速度快、传播范围广、受众广泛等特点,有大量虚假信息在手机、网络上传播。比如2017年微信朋友圈中流传的十大谣言:“紫菜是塑料做的”“百余团伙抢小孩,偷器官”“用塑料做假大米”“捡到钱包寻失主”“打通堵塞血管的偏方”“吃螃蟹后喝酸奶或吃香蕉会中毒”“抵制圣诞节,因为这是纪念杀害中国人的节日”等。这些谣言广受关注,在朋友圈中被广泛转发、传播,混淆人们的视听。究其原因,一方面因为这些内容和人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,极易引发人们的兴趣;另一方面,普通民众缺乏相关知识,对这些信息不辨真假,出于本能的善良促使他们也成为谣言火速传播的助推剂。再有诸如“人肉搜索”“网络围观”等一系列不文明、不理性甚至升级为网络暴力的事件在我们生活中也屡见不鲜。为营造良好的媒介环境,创建健康的媒介生态,在这样一个新媒介时代,如何正确认识媒介、使用媒介、对待媒介信息,从而培养良好的媒介素养,不仅对在校学生,而且对全体民众都有着重要意义。

[2]张志安,沈国麟.媒介素养:一个亟待重视的全民教育课题——对中国大陆媒介素养研究的回顾和简评[j].新闻记者,2004(5):11-13.

积极开展媒介素养教育,对个人、社会都有着重要的意义。首先,通过媒介素养教育,使人们认清媒介的本质和特点,不再被其外在蒙蔽。其次,开展媒介素养教育,使人们在对待媒介信息时,不管是电视新闻还是朋友圈刷屏事件,都能秉持存疑精神,不盲信、盲从,更不盲目转发,保持自己清醒的判断,不做随波逐流者和推波助澜者。再次,开展媒介素养教育,在认清媒介规律的基础上,好好使用媒介,使之成为我们认识世界、改造世界的利器。同时,使用者也不再是被动的信息接受者,而成为媒介的主动驾驭者。最后,开展媒介素养教育,能有效提升每个公民的媒介素养,为创建良好的媒介环境,健康的媒介生态,打下坚实的基础。

[3]余秀才.全媒体时代的新媒介素养教育[j].现代传播,2012(2):116-119.